2009年兩會 2009年兩會 2009年全國兩會 2009年全國兩會蒙文 2009年全國兩會藏文 2009年全國兩會朝文 NPC & CPPCC Sessions 2009 2009年全人代と政協會議 APN et CCPPC 2009 Sesiones de la APN y la CCPPCh, 2009 APN et CCPPC 2009 2009 NPC&CPPCC
進入人大新聞中心|進入政協新聞中心

一份建議書得到溫家寶總理批示 要重視做好羌族文化遺產保護工作

馮驥才:非物質文化遺產應健全法律保護

2009年03月08日13:52【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馮驥才委員在政協小組討論上發言。記者王建軍攝

  馮驥才委員,著名作家、畫家、文化遺產搶救保護工作者。現任國務院參事、全國政協常委、民進中央副主席、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導小組專家委員會主任、中國小說學會會長、天津大學馮驥才文學藝術研究院院長。


  馮驥才的“頭銜”現如今越來越多,而這個中國“個子最高”的作家所從事的事業更是要人“仰視”的。

  文學、繪畫、文化保護……馮驥才異常忙碌,是個名副其實的“大忙人”。記者在政協文藝組小組討論的間歇採訪了他。

  第一時間搶救羌族文化

  《羌族文化學生讀本》如今已經擺在災區的課桌上,孩子們愛不釋手。優美通俗的語言,直觀精美的圖片,展現了羌族文化的風採。

  這本書是去年8月馮驥才組織一批專家在很短的時間內編寫出來的。馮驥才介紹說:“該書的寫作,旨在讓羌族的年輕一代和中學生更加明了自己民族的歷史貢獻和文化成就,傳承羌族文化﹔同時也能使其他民族的青年人和中小學生更加了解羌族在中華民族和中華文明形成與發展中所具有的歷史地位,從而深愛這個民族。”

  “保護好羌族特有的文化遺產”,汶川大地震后,溫家寶總理站在廢墟上說的話,讓馮驥才感動不已,“這顯示了我們國家領導人的文化視野,這也是文明古國所具備的文化情懷。”

  之后,馮驥才在第一時間發出了“擔當起文化救災責任”的倡議。繼而,他親自率專家團冒雨赴北川等災區一線進行羌族文化遺產調研普查。

  調研過后,專家們夜以繼日地對調查結果進行歸納、分類,並分出等級,又根據等級提出保護方案,提供給文化部。在此基礎上,最終形成了七千字的《關於四川汶川地震災后重建工作中保護羌族文化遺產的建議書》(簡稱《建議書》)。

  2008年7月6日,溫家寶總理在《建議書》上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重視做好羌族文化遺產的保護工作﹔8月13日,《國家汶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總體規劃》(公開征求意見稿)發布,其中關於文化遺產保護的相關條款中吸納了《建議書》中的有關建議和意見﹔9月10日,溫家寶總理又對《羌族文化學生讀本》作出批示,認為他們在保護民族文化遺產上又做了一項有益的工作。

  目前,馮驥才對羌族文化的系統整理還在繼續。

  期盼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法

  談到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問題時,馮驥才認為,目前我國已經基本形成了一個文化保護體系。現在有文化遺產日活動,有些地方已經開始採取建立博物館的保護方式。同時,馮驥才建議,應在法律保護上進一步健全。

  “我國文物保護法是保護物質文化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屏障。雖然目前人們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意識有很大提升,但是還缺一個保護,就是法律保護。”馮驥才的言談中流露出炙熱的情感。

  馮驥才認為,如果沒有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法,大量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會流失出去。比如少數民族服裝,前些年就有很多西方人到貴州大量搜集以前流傳下來的少數民族頭盔和繡花衣服,法律上卻沒有限制出口的規定。齊魯的古典家具非常有特點,而現在齊魯大地已基本看不到這些家具了。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要盡快出台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法。

  幾年前馮驥才就和眾多委員聯名提出,建議制定一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法。現在,馮驥才准備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法的制定繼續呼吁奔走。

  馮驥才現在所做的工作主要有三方面,即民間文化杰出傳承人的普查和認定、中國少數民族文化保護和古村落的調查與保護。對此,他建議:

  加快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立法。立法保護的重點應是少數民族文化。國家應加大民族地區瀕危文化搶救與保護的財政投入。

  在民族文化保護上不能項目化,而應該體系化。項目保護是枝節保護,體系保護是整體保護。應建立國家權威的中國少數民族文化數據庫。

  “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主要是活態保護,物質文化遺產是靜態保護。活態保護的關鍵是傳承人。”馮驥才說,亟須做的事情還包括:建立國家的文化傳承人名錄,可採用我國文物保護法中“多級保護”的制度,除國家一級的杰出傳承人,還要確定有省級、市級、縣級的傳承人,以全面和整體地保護非物質文化的生態。

  隻有全民覺醒文化才有救

  在馮驥才看來,對文化遺產的終極保護是全民保護,隻有人民覺醒了,開始熱愛自己的文化了,中國的文化才有希望。在大多數人覺醒之前,他願意去做一個孤獨的實踐者。

  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一直關注文化遺產保護的馮驥才提出:希望我國也像歐洲一些國家那樣,確定一個“文化遺產日”。2004年和2005年的“兩會”上,馮驥才又提出這一建議,並提交了《關於建議國家設立文化遺產日的提案》。從2006年起,每年六月的第二個星期六被確定為我國的“文化遺產日”。

  “我們還沒有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法,公眾的文化遺產意識還比較淡薄,文化遺產本身面臨瀕危。我們的文化遺產日正是在這樣的思考層面上設立的。”馮驥才告訴記者。

  近年來,一些地方政府官員將新農村建成“洋農村”,更有文化保護意識欠缺的官員,將一些有著典型物質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特點的古村落,建成商業化的村庄。為搶救中國民間文化遺產,今年“兩會”上馮驥才提出了《關於建議文化遺產的產業開發要通過專家審定的提案》。

  “傳承文化是每一個人的事。隻有我們每個人都關心和愛惜前人給我們留下的這些財富,我們民族的精神和獨特的審美、獨特的氣質、獨特的傳統,才能傳承下去。我們需要共同努力。”採訪結束時,記者看到馮驥才目光中充滿希望。(記者楊傲多)
來源:《法制日報》(責任編輯:楊媚)
留言本

現在有 人對本文發表留言


匿名發表    

  兩會調查關鍵字
  網友議政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