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兩會 2009年兩會 2009年全國兩會 2009年全國兩會蒙文 2009年全國兩會藏文 2009年全國兩會朝文 NPC & CPPCC Sessions 2009 2009年全人代と政協會議 APN et CCPPC 2009 Sesiones de la APN y la CCPPCh, 2009 APN et CCPPC 2009 2009 NPC&CPPCC
進入人大新聞中心|進入政協新聞中心

記者手記:醫院院長委員的“苦”與“樂”

人民網記者  李海霞
2009年03月07日11:14【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五天前,我對醫生這個職業一無所知。

  小時候,看到醫生被人們稱作是“白衣使者”,很向往自己有一天也能夠被別人尊敬地叫一聲“大夫”。長大后,才發覺別人談論的醫生不再是那麼地光鮮照人,有的還“面目可憎”,不僅要拿紅包才肯給病人看病﹔更有甚者,還會“草菅人命”。醫生的光輝形象已離我越走越遠。

  如果不是因為成為採訪“兩會”的記者,我不會接觸到這麼多的醫院院長﹔如果不是採訪來自全國各地的醫療界的代表委員,我是不會明白醫生最有價值的事情莫過於讓病人恢復健康。當我寫下這篇記者手記的時候,我似乎有點明白,不少醫生脫下白大褂,黯然離去的背后,隱含著多少辛酸與無奈。

  全國政協委員、海南省人民醫院的王宇田院長告訴我,現在一些醫學界的同事認為當醫生是件恥辱的事情。他用“空前絕后”來評價目前的醫患關系。醫生被辱罵、被毆打,醫院被砸、被燒的事件層出不窮。有的醫生被羈押示眾,有的醫生被迫害致殘,有的醫生被毀前程,有的醫生自動辭職。醫者父母心,這些因醫患矛盾而被迫放棄自己理想的醫生,從醫之始可曾想到,會被自己最最關心的病人如此憎恨呢?

  自古以來,“求醫問藥”是祖宗流傳下來的古話。何謂“求醫問藥”,在當下社會幾近曲解。有的病人看到醫生為他開國產藥,不容醫生解釋,就開口大罵,質問醫生為何不開國外藥﹔有的病人拿到醫生處方的第一時間,就問醫生拿了多少回扣。

  有的病人抱怨化驗費貴,卻不知醫院為了化驗結果沒有絲毫差錯,隻能引進大批機器設備,加上這些成本,化驗費已接近“零利潤”。一個小小的闌尾炎手術,不僅只是開刀那麼簡單:在此之前,要做很多化驗,比如:艾滋病、乙肝等傳染性疾病。沒有病人會願意多掏錢去做這些看起來無關緊要的化驗,但是,為了其它病人的健康著想,這些“多余”的化驗又是必不可少的。

  為了患者盡早恢復健康,為了中國的醫學事業更好、更快的發展,王宇田委員跟他的醫學界同仁,盡管飽受著這樣那樣的“非議”,有時候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脅,但他們在醫學領域裡仍然努力向前。王宇田委員說,有時候看到自己醫院的一些醫生被病人無端辱罵,自己心裡很不好受。但是,還得對醫生講,一定不能生氣,否則會激化矛盾,對病人身體不利。

  “我們的苦心和辛苦付出,不能被患者理解,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但是,患者不能很快出院,身體遭受病魔折磨而我們卻無技可施,是我們最最不願意看到的。”王宇田委員苦笑道:“我們的“苦”與“樂”皆來自於患者,因為我們當初選擇醫生這個職業就是為了救死扶傷。”

  臨別之際,王宇田委員像個孩子一樣,非常興奮的對我說,“好在國家現在要進行醫療衛生改革了,我們公立醫院有錢了,就能把費用大大降下來。患者看病錢花少了,也許就不會再跟我們鬧矛盾了。”他告訴我,醫療衛生行業的春天終於到了。

  採訪結束時,暮色已降。王宇田委員晃了晃手中的《政府工作報告》告訴我,今晚回去還要好好研究一下,等回到海南,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做。

  這一刻,我懂了醫生這個職業。同時,我也感到作為記者的責任之重:媒體應該把他們真實的工作狀況寫出來,把他們的喜悅、困惑、驕傲、煩惱寫出來,讓廣大讀者了解他們、理解他們。醫患之間互相了解與理解,矛盾就會化解。
來源:人民網(責任編輯:王?)
留言本

現在有 人對本文發表留言


匿名發表    

  兩會調查關鍵字
  網友議政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