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两会 2009年两会 2009年全國兩會 2009年全国两会蒙文 2009年全国两会藏文 2009年全国两会朝文 NPC & CPPCC Sessions 2009 2009年全人代と政協会議 APN et CCPPC 2009 Sesiones de la APN y la CCPPCh, 2009 APN et CCPPC 2009 2009 NPC&CPPCC
进入人大新闻中心|进入政协新闻中心

邓中翰:中国的经济问题要用“乘除法”来解决

人民网记者  赵晶
2009年03月10日13:36【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全国人大代表、中星微董事局主席邓中翰博士。人民网记者赵晶 摄
  1999年,31岁的邓中翰博士在祖国的感召下,放弃在美国的成功事业和丰厚的生活待遇毅然回国,创建了北京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彻底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两会期间,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眼前的邓中翰,温文尔雅,才思敏捷,采访中他提到最多的词语就是爱国和责任。

  人民网记者:邓博士,您好。作为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一名来自高科技自主创新企业的代表,请您先谈谈当人大代表的感受。

  邓中翰:感受很深,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能够参政议政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同时也是一种重大的责任。一方面通过参加会议可以了解国家发展战略、大政方针等。另一方面,我可以围绕着我所了解掌握的自主创新的情况做一些建议议案。

  加强技术创新立法

  人民网记者:今年两会您准备了什么议案呢?

  邓中翰:我经过一年多的准备,提出了一个关于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创新法的议案,也得到我们团的高度重视和很多代表的拥护。在去年参与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时,就中星微电子的发展历程,我与温总理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向他汇报了十年来星光中国芯工程发展过程中,在自主创新方面的一些经验。在十几年的实践中,中星微克服了很多体制上的障碍,既达到了国家的要求,结束了我国“无芯”的历史,又成功地实现了在国际上上市的目标。之后08年4月,吴邦国委员长又视察中星微,我也谈了自己对《公司法》、《劳动法》、《知识产权法》、《政府采购法》等几部法律在自主创新方面的设想。我的想法得到了吴邦国委员长的高度重视。最终,经过这几个月来进一步地深入研究,我认为与其增加和修改现有法律条文,不如在《科学技术进步法》和《技术合同法》之下制定一个以创新为核心的《技术创新法》。美国、日本、法国都有此类法律,我们可以从财政支出比例、税收激励政策、高端人才培养以及政府对自主知识产权的保护等多方面来确定新的法律条例,从而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道路上真正做到有法可依。作为一名人大代表,我很高兴能够通过参政议政为国家的立法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应对金融危机要坚持自主创新

  人民网记者:在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下,中星微公司受到的冲击大吗?

  邓中翰:产业上目前受到的影响比较小,一方面我们客户遍布世界各大洲,各大市场,都是很知名的企业在用我们的核心技术,客户相对稳定。另一方面,我们在产品上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多元化,围绕核心技术领域我们在数字多媒体技术方面取得进步的同时,又开拓了几条生产线。具有核心技术,多重产品线,多层次的客户群,正是我们需要打造的新型创新型企业。不仅有技术的不断创新,也有市场的不断创新;不仅有国外的市场,也有国内的市场;不仅有高端的客户,也有普通的客户,形成这样的企业体系,可以有效屏蔽金融危机带来的冲击。

  人民网记者:在应对金融危机方面,您对高科技企业有哪些建议?

  邓中翰:首先要把握好自己的现金流。第二要针对新兴的市场比如国内内需市场找到自己的立足点。第三要坚持原始创新。我们还是要依赖自主创新,有核心竞争力,这样产品才能在市场上立足并且发展。所以一个企业要在技术上保持进步,保持投入。

  随着贸易保护逐渐抬头,十年之后,中国不会像过去和今天这样有比较好的条件,通过合作引进的方式参与全球的发展与经济增长中。到那个时候,没有自主的技术,自主的品牌,自己的杀手锏,不可能具有竞争力,继续维持我们的经济增长,今天我们结构性的问题一定要通过自主创新来解决。

  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我非常高兴看到国家在强调扩内需保增长的同时,在调结构上水平方面也抓得很紧。在国家的整体方案中,科技投入会增加25%,达到1461亿,尤其是特别强调要坚持自主创新,提出打造创新型企业,提出知识产权战略,让我们看到了政府建立创新型国家的决心。

  美国金融危机和中国经济问题有本质区别

  人民网记者:您觉得在全球金融危机下,我们要如何应对?

  邓中翰:现在大家都在关心美国的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以及中国的应对。其实美国金融危机和中国经济问题从根源来看,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美国的救助计划是“加减法”。他们需要解决的是银行、债券、保险等金融行业以及房地产行业的问题来应对金融危机。而对于中国来说人口基数大,受波及的领域很广,相对来说影响的是全方位经济的问题,这样我们就需要同时考虑消费、出口和投资所带动的这些生产和发展,所以我们是做“乘除法”。

  国家出台了四万亿政府刺激计划,这个数看起来很大,但是四万亿除以13亿人,分配到每个人也就是三千多块钱。究竟国家刺激计划的四万亿够不够,该如何实施这个刺激计划。对中央政府来说,是需要做“乘除法”的,力度要大,见效要快。

  当我们面对危机时,如果是市场的问题,长期的根本性的问题,我们要把它跟今天我们遇到的金融风暴所带来的问题区分开来。比如说,目前大家讨论比较多的小额贷款,很多人说给失业的人放低一些小额贷款的评估,我认为在脱离市场机制下的放松,这有可能出现一批新的坏账,这不是应对危机的良方,反而会带来更大的危机。

  2009年,对国家,对很多产业都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如何把我们在不同层级上面临的问题分门别类地解决好,是国家上上下下都要认真思考的问题。中央政府能做的,我觉得更主要是抓乘法和除法,而市场和我们每个行业,每个企业,每个人能参与的,要用加法和减法看。我们要同心同德,一起用加减乘除法来解这个难题,解这个危机,而不是大家都等着政府。

  我想说的是,我们不知道金融危机什么时候见底,也不知道国际金融危机会给中国经济增长带来多大的冲击和挫折,但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历史证明,每一次金融危机都酝酿着一场新的技术革命,而新的技术革命带动了生产力,最终把我们带出危机,走向繁荣。”

  见习制度可以解决一些就业问题

  人民网记者:当前就业压力很大,您对大学毕业生有哪些建议?

  邓中翰:有600多万毕业生要就业,在国家总体经济放缓的情况下这个问题显得尤其突出。但这不是今年单年的问题,每年都有毕业生,我们的人口数量是巨大的,所以中国的问题要用乘除法来看。国家要非常重视大学生就业问题,同时要拿出具体解决方法。比如小额贷款,鼓励大学生创业。比如最近提出来建立面向一些应届毕业的学生的见习制度,这样的制度可以让学生们在市场上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增强他们技能,更贴近市场对人才的需求,这样就会比较好地解决一些就业问题。

  我在美国读博士的时候,去IBM还有其他公司实习过,通过实习,把自己的工作方向和工作能力更好的明确和结合,是非常有好处的。这需要长时间摸索的过程,只有经过实践摸索,才能真正找到自己喜欢的职业和岗位,真正发挥自己的作用,我所从事的事业非常艰难,如果没有兴趣和经过反复确认的方向,就不可能坚定信念,取得今天的成绩。

  海外人才回国同样可以取得事业的成功

  人民网:中央正在组织实施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您有什么看法?

  邓中翰:非常高兴看到这样的计划,建设创新型国家迫切需要各类高层次人才。十年前我做出了选择回到了祖国,在自主创新、大规模产业,满足国家工程技术重大需求方面做出了一些成绩,简单谈谈我的感受。

  我们从小受祖国的哺育和培养,都有爱国情节。特别是在国外,感受祖国的强大给自己带来的自豪感,祖国荣我们也荣。在硅谷每做一颗芯片都只是为硅谷再多添一颗芯片而已,而在国内,每做一颗芯片都是一颗“中国芯”,这其中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科学是没国界的,科学家是有祖国的。对任何留学生而说,大家都是有祖国的。如果能回国工作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一个成熟的海外留学人才,一定是思想上要求上进的,特别希望为自己祖国做事的。今天有这样一个人才引进计划,建立这样一个渠道和系统,应该抓住这样一个机会。

  经过10年的发展,我们的技术比在硅谷做得更加尖端,更加具有国际影响力。我们事业上了一个新台阶。过去我只能领导在硅谷的小组做一个技术工作,而今天我可以领导一个团队实现更大的计划。

  个人事业也是与宏观环境分不开的。以电子信息产品市场为例,国内巨大的市场需求是任何国家无法比拟的,回来后一定可以创造很好的事业。

  国家意志、国情与市场规律相结合

  人民网记者:十年前您放弃了在硅谷优越的生活,回国创立了中星微,请谈谈您回国十年的感受

  邓中翰:十年来我们实现太多的梦想,包括神舟,奥运。对我个人来说,十年前我们国家是处在“无芯时代”,所有电子产品用的都是外国人的芯。记得99年我受到国家的邀请参加五十年国庆的观礼。站在观礼台上 ,看着新中国成立50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自己很激动,同时也很惭愧,受到国家哺育这么多年,自己为国家做了些什么?当时回国有一个梦想,一定要把祖国的芯片产业推动起来。

  十年后的今天,我们迎来了建国60周年。10年之间,“星光中国芯工程”先后取得了8大核心技术突破,申请了1500项国内外专利,销售数亿枚芯片、全球市场占有率达60%,至今无任何知识产权纠纷。我们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世界上认可的第一个中国核心技术。

  10年给了我们人生非常重要的机会和经历,国家在发展,个人也在这个舞台上有所作为,这对我来说是最幸福的一件事。这个过程中不仅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同时打造了中星微这样的模式,把国家意志和市场规律以及国情结合起来,建立以企业创新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的创新型企业。

  我们的时代是一个创新的时代,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创新的国家,我们的人才都拥有创新的愿望,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未来10年还会创造新的辉煌!

  代表简介:

  邓中翰,“星光中国芯工程”总指挥、中星微电子公司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首席专家。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电子工程学博士、物理学硕士、经济管理学硕士学位。1999年应邀回国,创建中星微电子公司,负责“星光”系列数字多媒体芯片的研发。曾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中国青年五四奖章”、“中国十大杰出青年”等奖项及荣誉称号。
来源:人民网(责任编辑:王喆)
留言本

现在有 人对本文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两会调查关键字
  网友议政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