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两会 2009年两会 2009年全國兩會 2009年全国两会蒙文 2009年全国两会藏文 2009年全国两会朝文 NPC & CPPCC Sessions 2009 2009年全人代と政協会議 APN et CCPPC 2009 Sesiones de la APN y la CCPPCh, 2009 APN et CCPPC 2009 2009 NPC&CPPCC
进入人大新闻中心|进入政协新闻中心

记者手记:医院院长委员的“苦”与“乐”

人民网记者  李海霞
2009年03月07日11:14【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五天前,我对医生这个职业一无所知。

  小时候,看到医生被人们称作是“白衣使者”,很向往自己有一天也能够被别人尊敬地叫一声“大夫”。长大后,才发觉别人谈论的医生不再是那么地光鲜照人,有的还“面目可憎”,不仅要拿红包才肯给病人看病;更有甚者,还会“草菅人命”。医生的光辉形象已离我越走越远。

  如果不是因为成为采访“两会”的记者,我不会接触到这么多的医院院长;如果不是采访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界的代表委员,我是不会明白医生最有价值的事情莫过于让病人恢复健康。当我写下这篇记者手记的时候,我似乎有点明白,不少医生脱下白大褂,黯然离去的背后,隐含着多少辛酸与无奈。

  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人民医院的王宇田院长告诉我,现在一些医学界的同事认为当医生是件耻辱的事情。他用“空前绝后”来评价目前的医患关系。医生被辱骂、被殴打,医院被砸、被烧的事件层出不穷。有的医生被羁押示众,有的医生被迫害致残,有的医生被毁前程,有的医生自动辞职。医者父母心,这些因医患矛盾而被迫放弃自己理想的医生,从医之始可曾想到,会被自己最最关心的病人如此憎恨呢?

  自古以来,“求医问药”是祖宗流传下来的古话。何谓“求医问药”,在当下社会几近曲解。有的病人看到医生为他开国产药,不容医生解释,就开口大骂,质问医生为何不开国外药;有的病人拿到医生处方的第一时间,就问医生拿了多少回扣。

  有的病人抱怨化验费贵,却不知医院为了化验结果没有丝毫差错,只能引进大批机器设备,加上这些成本,化验费已接近“零利润”。一个小小的阑尾炎手术,不仅只是开刀那么简单:在此之前,要做很多化验,比如:艾滋病、乙肝等传染性疾病。没有病人会愿意多掏钱去做这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化验,但是,为了其它病人的健康着想,这些“多余”的化验又是必不可少的。

  为了患者尽早恢复健康,为了中国的医学事业更好、更快的发展,王宇田委员跟他的医学界同仁,尽管饱受着这样那样的“非议”,有时候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胁,但他们在医学领域里仍然努力向前。王宇田委员说,有时候看到自己医院的一些医生被病人无端辱骂,自己心里很不好受。但是,还得对医生讲,一定不能生气,否则会激化矛盾,对病人身体不利。

  “我们的苦心和辛苦付出,不能被患者理解,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是,患者不能很快出院,身体遭受病魔折磨而我们却无技可施,是我们最最不愿意看到的。”王宇田委员苦笑道:“我们的“苦”与“乐”皆来自于患者,因为我们当初选择医生这个职业就是为了救死扶伤。”

  临别之际,王宇田委员像个孩子一样,非常兴奋的对我说,“好在国家现在要进行医疗卫生改革了,我们公立医院有钱了,就能把费用大大降下来。患者看病钱花少了,也许就不会再跟我们闹矛盾了。”他告诉我,医疗卫生行业的春天终于到了。

  采访结束时,暮色已降。王宇田委员晃了晃手中的《政府工作报告》告诉我,今晚回去还要好好研究一下,等回到海南,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

  这一刻,我懂了医生这个职业。同时,我也感到作为记者的责任之重:媒体应该把他们真实的工作状况写出来,把他们的喜悦、困惑、骄傲、烦恼写出来,让广大读者了解他们、理解他们。医患之间互相了解与理解,矛盾就会化解。
来源:人民网(责任编辑:王喆)
留言本

现在有 人对本文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两会调查关键字
  网友议政 更多>>